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都市

我和妻子这些年的性经历

2021-02-22 10:19:40

引 子

这是一个亲身经历过的故事,主角就是我自己和我的妻子。回顾曾经的经历,什么感觉?心跳?刺激?荒唐?真实?各种感觉都会有,但无论如何,这些都是真实发生过的,酸辣苦甜,都是生活,写下它,是为了记录一段曾经难忘的过去,也许是为了忘却,也许是为了反思,也许是为了做一个终结。我的妻子晶儿是一个很保守的小女子型的妻子,贤惠、持家、理性、独立、善良,在性的方面非常单纯,我是她的第秀色短视频,台湾地区最大视频APP,限时免费下载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一个正式的男朋友,事实上在一直到我们结婚以后很多年,她都只有我一个男人。而我呢,是一个对性的需求很强烈的男人,年轻的时候,妻子(当时的女朋友)不在身边,那时几乎是每天都要自己来解决无休止的性的冲动。但事实上,一直到今天,自己都很难理解为什么就会对淫妻类的幻想充满了兴奋。淫妻类只是一种说法,所指的,很奇怪,就是对来自自身的性刺激的冲动微乎其微,但来自自己妻子的性刺激、性满足却能够给我造成极大的冲击和满足,例如想到妻子暴露给其他男人,或者与其他男人亲热,等等,往往比自己与妻子做爱还觉得兴奋,似乎自己的性快感完全是寄托在她的身上?大概是在三年前,当我意识到了这一点,就开始疯狂的搜集这方面的文章,也在网上认识了一些网友,发现在网上真的也有很多同样的人,慢慢的自己也完全接受了这些观点,认为这些也是正常的性的方式之一。终于有一天,自己已经不能满足于单纯的幻想了,我开始认真考虑,能否说服妻子也能够接受这些观点,从而真正改变自己现实的生活。“姐姐,你身材那么好,给他们看一看,激动死他们呢!况且,我们现在是赢的呢,最后也许脱光光的是他们呢!”小胖给妻子打气。“来,我押你们赢,输了我和你们一起输,赢了他们要加倍。”小高也站出来。经不住这几个家伙黑脸白脸的搞,晶儿最终还是答应了:“好吧好吧,陪你们玩一下,也让你们领教一下我的功夫,你们不要到最后输了又不敢啊!”按照妻子的说法,她是没当真的,想着玩完了就回去了,如果输了赖掉就好了。但可以想像,除了她其他四个人都是一条心的想她们输,任怎样她也赢不了的啦。一局打完,妻子和小胖输了八级。其他三个人叫起来:“脱!脱!脱!”“你们合起来使赖,我不和你们玩了!我要回家了!”妻子看情形不好,站起来想溜。他们当然不肯啦,三个人上来把妻子抱住,开始在妻子身上乱摸,“使赖可不行,不脱我们就要帮你脱了啊!”“算啦,姐姐,愿赌服输,再打一盘,说不定我们还赢回来呢!我先脱啦!剩下的你再看啦。”小胖也劝晶儿。“是啊,还有我呢,我也可以帮你们抵几件呢!”小高也劝着。被几个家伙抱着,有的手已经伸到衣服里摸到妻子的乳房了,晶儿也紧张起来,听了小胖和小高的话,想想也是,这把也许还轮不到她呢,赶紧说:“好,好,我答应,你们快松开我。”三人这才恋恋不舍的把晶儿放开,“好啦,你们快脱吧,不准使赖了啊!”他们总共输了八级,小胖脱掉了体恤、短裤,只剩一件内裤,小高也一样,还差四件,“怎么办啊,晶姐?”小高问。“真讨厌啊,输了那么多,刚才你们说了的,你们先脱了啊。”晶儿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们再脱,可就脱光了。“好吧,只好先牺牲我们了!”小胖和小高脱掉了最后一件内裤。晶儿这时已不敢看他们了,低着头,但余光还是看到了两个硬邦邦的阴茎一下跳了出来。“晶姐,还差两件,到你啦!”四个人都盯着晶儿,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小高想,两件,晶儿不就是全裸了嘛!妻子知道这次玩得有些大了,但逃是逃不掉的了,索性低着头,像做错了事一样,把手伸到短裙里,当着他们的面把里面的丁字裤脱了下来,这一下,可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但也有些兴奋,丁字裤脱下来马上被小黑抢过去了,“呵,真性感啊!”然后,妻子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把上衣脱掉,“讨厌,都把眼睛闭上,不许看啊!”但只是自己闭了眼睛,然后把小背心脱了下来,一对丰满翘起的乳房像两只小兔子一样跳进了四个男人的眼睛。“好啦好啦,继续玩,不要看啦!”妻子用双手摀住了自己的乳房。“好啊,好啊,大家继续。”又开始了,这次是小高作对家,小胖坐在了妻子旁边看,手偷偷的搂在妻子腰上,慢慢的在妻子上身抚摸着,妻子看到他的阴茎高高的勃起着,就偷偷的打了他的阴茎一下,“讨厌你啊!”结果搞得小胖一下兴奋起来了,低下头,抱住晶儿的波波就亲了起来。“啊!不要嘛!”妻子想把他的头推开,但小胖双手抱住晶儿的腰,根本推不开,这一幕深深的刺激了旁边的人,小白也过来吻住晶儿右边的乳房,晶儿赤裸的上身被两个男孩紧紧抱住,而男孩的手早已经掀开了晶儿的短裙,在晶儿白皙圆润的小腹上抚摸。晶儿的乳房是最敏感的,通常我只要用口调戏她的乳房两分钟,她就彻底投降了。现在在小胖和小白的折腾下,晶儿已经开始头脑发晕,感觉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了,不知怎样,已经被他们抱到了卧室的床上,有人在亲吻她的乳房,有人在亲吻她的阴蒂,还有人把小弟弟送到了她的嘴边,让她吃进去。妻子这时一面感觉非常的兴奋,也有些紧张,因为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混乱的场面,能感觉到下面阴道里的水在往外流。这时有人把妻子的双腿分开抬高,一只硬硬的肉棍挤到了妻子的阴道口。这时妻子慢慢清醒了一些,小声说:“等一下,要戴套。”“糟糕,我们这里没有啊!能不能不戴嘛?”小黑好像很不愿意。但这是妻子的一个原则,和我之外无论如何都不要戴套。“我家里还有,我去拿吧。”“好啊,要快啊,我们等你!”大家放开晶儿,晶儿拿起衣服,准备穿上,却被小黑拦住了,“这么近,就在旁边,就不要穿了嘛。”晶儿知道他们是怕她不回来,所以只好就这样赤裸裸的开了门,看着走廊里没人,赶快跑回家里。晶儿告诉我,回了家,回想起来,心里有些后悔,而且觉得有些对不起我的感觉,所以犹豫了一回,就决定不回去了。他们等了半天,晶儿还没有回来,知道事情可能有变化了,就让小高去敲我们的门,说是把衣服给晶儿送回来,晶儿不虞有诈,虽然自己还没穿衣服呢,还是开门让小高进来了。结果小高进来以后,立即拥住了晶儿,吻她的脖颈,而那里也正是妻子的性感带之一,妻子本来就已欲火焚身了,在他的挑逗抚弄之下,终究还是没能把持住,被他抱到我们的床上,狠狠的搞了一番。结束后,妻子软绵绵的躺在床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小高轻轻的下了床,离开了房间。几分钟后,另一个男孩打开虚掩的房门,走进了我们家,在厅里脱光了衣服,走进卧室摸到了晶儿身边。其实妻子也明白,只是她觉得这样她心理上更能接受一些。就这样,断断续续,据晶儿说应该总共被他们做了七八次吧,一直到了夜里3-4点才结束。这些,都是妻子在网络上告诉我的,客观讲,我无法确认这些是真实的,还是她讲给我满足我们的幻想的。唯一的事实,是我回家以后,确实再找不到我们的避孕套了,据妻子说,是被她都用完了,可我也想不起来,在我出差之前是否已经没有了呢?

上一篇:女同事秀兰

下一篇:癡汉强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