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另类

废都-海外版

2018-01-30 12:10:40

小说《废都》(海外版)1:
  庄之蝶把软得如一根面条的妇人放在了床上,开始把短裙剥去,连筒丝袜就一下子脱到了膝盖弯。
庄之蝶的感觉里,那是幼时在潼关的黄河畔剥春柳的嫩皮儿,是厨房里剥一根老葱,白生生的肉腿就赤
裸在面前。妇人要脱下鞋去,彻底褪掉袜子,庄之蝶说他最爱这样穿着高跟鞋,便把两条腿举起来,立
于床边行起好事。妇人的臀部已经抚摸着。这种玩法的感受妇人是第一次,因为庄之蝶已经插入她的肉
体内,妇人舒服得爽快得大呼大叫着,他把他那粗硬的阴茎戳入鲜嫩的阴道里疯狂抽送着。这可是妇人
想念已久的一件非常刺激非常爽快的好事儿呀!.........。事毕后,他又爬下去仔细地去看她下体那稀
少而卷曲的细如锦丝的柔软阴毛,与她那白嫩平坦的下腹比较好象蓝天上点缀的白云,与她那白嫩圆润
的肥美高隆的阴户比较好象白莲花上空飘飞着彩蝶,与她那丰满圆润的臀部和白嫩粗圆的大腿根比较又
构成了一幅美妙的画面。他高兴地提笔在她那漂亮的阴户上写着“花阜”两字,他又在她那白嫩粗圆的
大腿根内侧面上写着:“说花不是花,特点却象花;花脯涨鼓鼓,花瓣缝中扎;花蒂在缝顶,男儿最爱
她”。写完后又紧拥着热吻她。
小说《废都》(海外版)2:
妇人又趴到他身上摸弄、吻吮他的粗硬阴茎,他也把她的身体移过来,让她两条粉腿跨在他的头部。可
是当他把舌头伸到她的阴户时,妇人兴奋地畏缩地夹紧了双腿,他只好转为摸玩她的小脚。当他用舌头
舔弄妇人脚底时,她又怕痒地缩走了。他爬了起来,翻身伏在她身上,先把粗硬的大阳具塞到她小嘴
里,然后双手拨开她的双腿。再用嘴去亲吻、吸舔妇人那个光滑肥美白嫩可爱的阴户......。 妇人的
大腿被他按住不能动弹,妇人的小嘴又被他的阴茎塞住说不出话来,只有用鼻子哼的余地。他继续用舌
头去吸舔、搅弄妇人的阴唇、阴蒂和阴道口,妇人全身随着他的舌尖的活动而颤动着。后来她实在忍不
住了,急忙把他的阴茎吐出来叫道:“我受不住了,你想玩死我啊! 你玩得我太肉紧,我会将你那条咬
坏的。 你快把你那条东西给我插到下面呀!” 他也不忍心让妇人太吊胃口,便迅速转过身来,把粗硬
的大阳具向着妇人的阴道口插进去了。妇人得到充实之后,也肉紧地将他的身体搂住。他把硬梆梆的阴
茎在妇人滋润的阴道里左冲右突,妇人口里销魂袭骨的叫床声更加鼓舞着他奸class="innerlink">淫她的劲头。他的阴茎不
停地在她紧窄的阴户中进进出出,妇人体内的阴水也一阵又一阵地涌出来,把他一大片的阴毛都湿透
了。玩了一会儿,他们变换了性交的姿势。他让妇人躺到床沿,然后捉住她两只白净的玲珑小脚高高举
起,再将粗硬的大阳具向她的阴部凑过去。妇人慌忙伸手过来扶着他的阴茎,将龟头抵在她的阴道口。
他稍加用力,硬梆梆的阴茎已经整条没入妇人的肉体中了。他继续让阴茎在妇人光洁可爱的阴户里一进
一出地活动着,妇人的阴道也一松一紧地吮吸着他的阴茎。过了一阵子,妇人的阴道里又分泌出许多class="innerlink">淫
水来,使得他们的交合更加润滑畅顺。他笑道:“婉儿,你那白嫩漂亮的阴户像个多汁多味的水蜜
桃。” 妇人也浪笑地说道:“你那条东西也像一条美味可口的香蕉。有一天我可要把它吃到肚子里
去,看你怕不怕!” 他也笑道:“我才不怕哩!因为你不会杀鸡取卵那样蠢的,虽然我们不是两夫妻,
可你知道咱们关系,只要你喜欢,我随时都会给你的。所以你只会要活生生的。” 妇人没答话,将他
的身子紧紧抱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底下的阴户也收缩着把他箍得很舒服。他立即报予一阵急促地抽
送。妇人仍然紧缩着阴道增加着他们交合的浓趣,可是她阴道里终于再度涌出大量的爱液。接着便颤声
地说道:“你真有能耐哟! 把我玩得美妙死了!” 他暂停抽送,仍将粗硬的大阳具留在妇人的阴户里,
然后抱起她侧身躺在床上。妇人枕着他的臂弯,嫩白的乳房贴着他的胸口,小腿缠着他的腰际。他把手
伸到她被她的大阴茎充塞住的阴道口说道:“婉儿,你这里白嫩、鲜艳、肥美、高凸,形状好象一个热
馒头,真漂亮、真可爱!” 妇人道:“那有什么漂亮的呢? 我老公从未说过我的下面漂亮。” 他说
道:“你老公学识浅薄,属于粗鲁愚民之辈,根本不会欣赏靓丽漂亮女人下体那白嫩肥美漂亮的东西
呀”。 这时他又把硬梆梆的阴茎在妇人滋润的阴道里左冲右突,妇人口里销魂袭骨的叫床声更加鼓舞
着他的劲头。他的阴茎不停地在她那肥美高凸漂亮的白嫩阴户中进进出出,妇人体内的阴水也一阵又一
阵地涌出来,两个人同时达到了高潮。事毕后,他在妇人的两面大腿根部的内侧面上用笔写了一首中国
古代宫廷诗谜:“夹心馒头长着缝,两瓣花蕊在其中。白日深藏难见面,夜间交接乐融融。”他们相视
而笑了一会儿后,一起又来到浴池里洗鸳鸯澡。妇人的头枕在浴盆沿,长发一直撒在地上,任庄之蝶在
仰直的脖子上咬下四个红牙印儿,方说:“别让头发沾了水。”庄之蝶才爬起来,关了喷头,将她平平
的端出来放在床上。床头是一面小桌,桌上面的墙上嵌有一面巨镜,妇人就在镜里看了一会儿,笑着
说:“你瞧瞧你自己,哪儿像个作家?”庄之蝶说:“作家应该是什么样儿?”妇人说:“应该文文雅
雅吧。”庄之蝶说:“呛寐铩!本桶迅救怂染倨穑タ慈デ紫绿迥且淮Ψ拭榔恋陌啄刍ǜ泛突?br>
蕊,羞得妇人忙说:“不,不的。”却再无力说话,早有一股热热的花蜜从花蕊里涌出,庄之蝶的舌头
感觉到了热热的蜜汁已从她那红嫩花蕊里流出来了,立即用舌头舔吮到嘴里咽下了。妇人随后就拉了被
子垫在头下,只在镜里看着。直到妇人舒麻得口里大喊大叫起来,庄之蝶才忙从她的下体爬上来用舌头
堵住她的小嘴,又疯狂地热吻着、舔吮着对方嘴唇和舌头,两人都只有吭吭喘气,两个人又激情地用各
自的嘴和舌进行热吻、抚摩、撩拨,接着又在浴盆里进行疯狂做爱了........。

小说《废都》(海外版)3:
庄之蝶就又趴上去,妇人说:“你还行吗?”庄之蝶说:“我行的,我真行哩!”他轻轻地拨了拨妇人
的头发,又把手伸到她的胸前摸捏她的乳房。他又把她的身体倒着移了过来,让她两条粉腿跨在他的头
部,让妇人用手抓住他的粗硬阴茎吻着、吃着。而他再用嘴去亲吻、吸舔妇人那个阴毛稀少肥美白嫩的
可爱阴户,他又用舌头去吸舔、搅弄她的阴唇、阴蒂和阴道口,妇人全身随着他的舌尖的活动而颤动
着。后来她兴奋舒麻得叫道:“我....我受不住了...,你....你快....上来,把那东西给我插到下面
呀!.......” 他也不忍心让妇人太吊胃口,便迅速转过身来,把粗硬的大阳具向着妇人的阴道口插进
去了。妇人得到充实之后,也肉紧地将我的身体搂住。他把硬梆梆的阴茎在妇人滋润的阴道里左冲右
突,妇人口里销魂袭骨的叫床声更加鼓舞着我奸淫她的劲头。他的阴茎不停地在她紧窄的阴户中进进出
出,妇人体内的阴水也一阵又一阵地涌出来,把我一大片的阴毛都湿透了。玩了一会儿,他们变换了性
交的姿势。他让妇人躺到床沿,然后捉住她两只白净的玲珑小脚高高举起,再将粗硬的大阳具向她的阴
部凑过去。妇人慌忙伸手过来扶着我的阴茎,将龟头抵在她的阴道口。他稍加用力,硬梆梆的阴茎已经
整条没入妇人的肉体中了。他继续让阴茎在妇人肥美可爱的阴户里一进一出地活动着,妇人的阴道也一
松一紧地吮吸着他的阴茎。过了一阵子,妇人的阴道里又分泌出许多淫水来,使得他们的交合更加润滑
畅顺。妇人舒服得叫着,不停地将她的粉白屁股向上拥动着,她将他的身子紧紧抱住深深地吸吸吮着爽
快地哦.....啊.....喔地叫着,底下的肥美阴户也收缩着把他的阴茎箍得很舒服。他立即报予一阵急促
地抽送。妇人的肥美仍然有节奏地紧缩着,热热滑滑的阴道里增加着他们交合的浓趣,她又一次到达高
潮了,她的阴道里再度涌出大量的爱液,她感到舒服极了、美妙极了,她觉得她的整个身体好象飘上蓝
天了。
他一时高兴就又提笔在她那肥美漂亮的阴户上写着“销魂斋”,又在她那白嫩圆润的大腿内侧面上写上
了“金肉饼银肉饼,不如有个活肉饼。中间长着一条缝,无数男儿乐其中。”写完后两个人都笑了。

小说《废都》(海外版)4:
  他高兴极了,为了感谢她的一片衷心情谊,他要高高兴兴地在她的身上写诗,把他十几年来积蓄已
久的一直单相思的思念之意抒发出来,他这时取了签字笔来在她的肥美高隆的漂亮阴户上写道:“相思
堂”,在她的两个圆润大腿的内侧面上写了一首古代宫廷情诗:“宽衣带,脱锦裙,心心相印;抚弄
我,爱抚你,炙热春心;亲朱唇,吻雪乳,嘬舔全身;吮花阜,吸花蕊,你吸我亲;小兄弟,进花门,
直至花心;你陶醉,我舒服,个个销魂;你拥我,我抵你,好似腾云;融化我,吞食你,春宵万
金。” 他们互相看了看之后,立即捧腹大笑了起来,互相又紧紧抱住疯狂的进行吮、吻着,抚摩着。
他又一次去吸吻着她嘴她的舌,亲吻她的脸、她的颈,亲吻吸吮她那雪球似的大乳房,亲吻吸吮她的奶
头咀,亲吻舔吮她的乳房沟。他又一次俯下身去亲吻舔吮她的小腹,亲吻舔吮她的雪白大腿,亲吻舔吮
她的大腿内侧,亲吻舔吮她的大腿顶沟,亲吻舔吮她那白嫩鲜艳的光滑无毛的肥美高隆的阴户顶端。
他又一次低下头去亲吻舔吮她白嫩鲜艳的肥美高凸的阴户,亲吻舔吮她的大阴唇,亲吻舔吮她的小阴
唇,亲吻舔吮她的阴道口,亲吻舔吮她的敏感阴蒂。庄之蝶又一次俯下去将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去吮了
又吮、舔了又舔。汪希眠夫人这个时候又一次兴奋得舒服得忍不住扭动着,她的身子剧烈颤动着,一股
爱液溢出来。她又一次感到她的阴唇上非常舒服、非常美妙,她又一次觉得她的整个身体好象飘飘然了

小说《废都》(海外版)5:
  妇人拿了纸巾过来,庄之蝶让软下来的阴茎慢慢退出阿灿的阴道,他用纸巾热情地帮她擦干净了
阴户、阴唇和屁股沟等部位,又闻到了她的下面有一股热腾腾的香气,就将鼻子触到她那稀疏的细软的
阴毛上闻闻,好香呀;他又看见了雪白的纸巾上沾满了两个人的白白稠稠的欢爱液体。就将鼻子触到她
那白白稠稠的欢爱液体上闻闻,好香呀;又将鼻子触到她那红嫩的湿湿的阴唇上闻闻,还是很香呀;又
将鼻子触到她那肥肥的圆圆的大腿上闻闻,好香呀;又将鼻子触到她那湿湿的滑滑的阴道口里闻闻,好
香好香呀!由于两个人狂热做爱的原因吧,这时整个房间都充满了这种热腾腾的奇异的香气,这时他不
禁联想起了生物学上的植物的花蕊(即植物繁殖后代的生殖器)有少数是香的,而动物界及人类也是一
样,有极少数动物及美人的“花蕊”(即繁殖后代的生殖器)也是香的。他不禁联想起了有一种麝香的
动物,它的生殖器上长有名贵的中药“麝香”,所以它的生殖器的气味是清凉凉地很香。对于人类吗,
他只从古代书籍上看到过或从评书上听到过有一种美丽漂亮女人的下体那儿很香。他又想起来了:传说
过去的封建社会里有一个皇帝在民间发现了一个天生丽质、楚楚动人的漂亮民女,身上天生带香,就召
进皇宫去。皇帝晚上一浸芳体,才知道这个天生丽质、楚楚动人的漂亮民女的下体那儿非常香。于是皇
帝常常让她来配寝,狂热交欢,颠鸾倒凤,常常拥着她闻着她那热腾腾的浓香气就寝,有时侯还69倒凤
地将头枕睡在她的白嫩圆润的大腿根部去闻那热腾腾的浓香气就寝。日子长久了以后,皇宫里的皇后以
及妃嫔们都非常嫉妒她、憎恨她。皇帝准备把她立为妃子,但大臣们不同意。让皇后和妃子知道后更加
憎恨她了,在其党羽的密谋下,把这个心底善良的天生丽质、楚楚动人的漂亮民女杀害了。这只是听说
和谣传,但从未在社会上遇到过这种香艳美人,今天遇到了,太幸运了,一生中的大幸,也是别的男人
望尘莫及的大幸。他要珍惜这美好的时刻,他要珍惜这美好的幸运,他要珍惜这美好的艳遇。庄之蝶紧
紧拥抱着这位美丽、温顺、性感的漂亮漂亮女人,陶醉着她那热腾腾的浓香气,心里非常满足。这时阿
灿已经默默地望着庄之蝶。庄之蝶笑问:"阿灿,刚才舒服吗?",阿灿把他的脸亲吻了一下说:“非常
舒服”。阿灿细白的手臂搭在庄之蝶胸前,粉白的大腿也盘到庄之蝶身上。妇人也拥着他他也拥着阿灿
的身体。两个赤裸着的光脱脱的肉体,亲热的搂成一团疯狂吸吻着。他笑着摸弄着阿灿的性感屁股说
道:"阿灿,你千万不要向别人讲,透露出我和你偷情的事情呀!">阿灿也笑道:"你放心吧!之蝶,咱
们关系很好了,我怎么会讲出去呢?">他高兴极了,他要尽情抒发内心的情感,于是他起来拿了笔在她
那白嫩鲜艳的肥美高凸的漂亮阴户上面写着:“沁香阁”三个字,在她的两面大腿内侧面上写着:“世
间确有丽女人,玉体赛雪香醉人。肥户似金似玫瑰,蕊蒂芳香贵万金。” 他们看了一下后两个人都会
意地笑了。 为了感谢她的一片衷心情谊,他又一次去吸吻着她嘴她的舌,亲吻她的脸、她的颈,亲吻
吸吮她那雪球似的大乳房,亲吻吸吮她的奶头咀,亲吻舔吮她的乳房沟。他又一次俯下身去亲吻舔吮她
的小腹,亲吻舔吮她的雪白大腿,亲吻舔吮她的大腿内侧,亲吻舔吮她的大腿顶沟,亲吻舔吮她的丝绸
一样细软阴毛。他又一次低下头去亲吻舔吮她白嫩鲜艳的肥美高凸的阴户,亲吻舔吮她的大阴唇,亲吻
舔吮她的小阴唇,亲吻舔吮她的阴道口,亲吻舔吮她的敏感阴蒂。庄之蝶又一次俯下去将舌头伸进她的
阴道里去吮了又吮、舔了又舔。阿灿这个时候又一次兴奋得舒服得忍不住扭动着,她的身子剧烈颤动
着,一股爱液溢出来。啊!好香呀。她又一次感到她的阴唇上非常舒服、非常美妙,她又一次觉得她的
整个身体好象飘飘然了。他这时侯的阴茎又一次勃起来了,他爬起来又一次将粗硬的阴茎尽根插入阿灿
狭小的阴道里,阿灿又一次抱紧了他,她的双腿又一次缠着庄之蝶的身体交勾着。

小说《废都》(海外版)6:
  ....过了好久好久,她赤条条走出来,白白嫩嫩的丰满圆润的侗体,散发着醉人的清香和迷人的肉
香气,容光焕发,美艳惊人。庄之蝶立即惊喜的呆了,一过来就要抱她,她说:“你让我给你跳个舞,
我在单位业余文艺比赛中获得过第三名的。”就扬臂抬脚,翩翩而舞,竭力展示她那白白嫩嫩的丰满圆
润的身体的每一个部位,然后突然蝴蝶一样扑过来把他抱住热情地亲吻、抚摩。庄之蝶把阿灿的侗体逐
一逐一地摸捏过,沿着她的小腿一直摸上去。阿灿乖乖地任庄之蝶摸玩,当摸到她大腿时,她的身体兴
奋得开始颤抖了。当庄之蝶的手指触及阿灿那肥厚高凸的肉桃儿的时候,阿灿非常兴奋不由得缩了一
下,两条粉腿紧紧地夹住。庄之蝶把阿灿抱到床上去,闻到了她的下面有一股热腾腾的香气,就觉得自
己是在去雾里一般陶醉了,他将鼻子触到她那稀疏的细软的阴毛上闻闻,好香好香呀;他将鼻子触到她
那肥肥的滑滑的阴户上闻闻,好香好香呀;他将鼻子触到她那红嫩的湿湿的阴唇上闻闻,好香好香呀;
他将鼻子触到她那肥肥的圆圆的大腿上闻闻,好香好香呀;他将鼻子触到她那湿湿的滑滑的阴道口里闻
闻,好香好香呀。这时阿灿只是静静地躺着。他又俯下身去亲吻舔吮她的小腹,亲吻舔吮她的雪白大
腿,亲吻舔吮她的大腿内侧,亲吻舔吮她的大腿顶沟,亲吻舔吮她的丝绸一样细软阴毛。然后庄之蝶让
阿灿的粉腿举起来,再把她69式地倒了过来,他让妇人抓住他的粗硬阴茎吻着、吃着,而他跟着就用双
手拨开她紧紧合住的白嫩阴唇,摸弄着阿灿的阴道口那个鲜嫩的细小肉洞,庄之蝶高兴地俯下去吻了
吻、舔了舔一下。阿灿一下子兴奋得忍不住动了几下。庄之蝶撑着她的大腿,继续用舌头去舐弄她的阴
蒂和阴道口。阿灿浑身抖动着,庄之蝶抬起头来,改用手指拨弄她的阴蒂和阴道口。阿灿的身子兴奋地
剧烈颤动着,她那花阜花蕊里的花蜜液溢出来了,啊!好香呀!他将粗硬的阴茎凑过去,她伸出手儿扶
着庄之蝶的阴茎对准了她自己滋润的阴道口。庄之蝶让龟头轻轻抵在阿灿的肉缝,然后缓缓地一点一点
顶进去。就整个龟头都没入阿灿那个肉饱子似的阴户里。庄之蝶高兴地把粗硬的阴茎尽根插入阿灿狭小
的阴道里,阿灿肉紧地抱双腿缠着庄之蝶的身体。一会儿又俯下去吻她的小嘴。阿灿始终怕羞的捂住自
己的眼睛,但是底下的阴户却是任庄之蝶的阴茎恣意抽送。酥胸上一对白嫩的大奶子也任庄之蝶摸玩捏
弄。他胸部贴在她温软的两座乳房上,底下的大阴茎也放心的向着她的阴道深处狂抽猛插。用力抽送了
几十个来回,阿灿舒服得爽快得爽叫了。阿灿紧窄的阴道更使得庄之蝶的龟头一阵酥痒。庄之蝶也舒服
得大叫一声,终于紧紧搂着阿灿,把一股精液急剧地喷射在她的肉体里了。而阿灿也肉紧地把庄之蝶的
身体搂抱不放。两条粉腿更是交叉地勾紧着庄之蝶的背脊。由于他们狂热做爱的原因,这时满屋子里都
散发着她的迷人的香气。庄之蝶拥抱着这位温顺漂亮的美人儿,心里油然满足,这时阿灿眼睛默默地望
着庄之蝶。庄之蝶笑问:"阿灿,刚才舒服吗?",阿灿笑着说:“非常舒服”。庄之蝶一听高兴极了,
这时他又将鼻子触到她那稀疏的细软的阴毛上闻闻,好香好香呀;又将鼻子触到她那肥肥的滑滑的阴户
上闻闻,好香好香呀;他又将鼻子触到她那红嫩的湿湿的阴唇上闻闻,好香好香呀;又将鼻子触到她那
肥肥的圆圆的大腿上闻闻,好香好香呀;他又将鼻子触到她那湿湿的滑滑的阴道口里闻闻,好香好香
呀!这会儿他的情趣更高了,他还要再次为这位芳香美艳的漂亮妇人写情诗,于是又取来了笔,在她那
白嫩肥凸的阴户上写着:“芳香苞”,在白嫩圆润的两个大腿内侧面上写着: “玉体美艳惹嫦娥,玉
户生香若美醇;户开鲜艳若桃花,户闭丰隆若白金。” 他们看了一下后两个人又会意地大笑了。她笑
着说:“之碟,你对我真好,你对我真有一番情趣。”他说:“这是我非常爱你的具体表现呀!”她听
了后立即去紧紧拥着他亲吻,于是两个人又热情地互相吸吻、舔吮着,抚摩着了。(作者删去九百九十
五字)
在很长很长的时间里,两人都燃烧起了人的另一种激情,他们忘却了一切痛苦和烦恼,体验着所有古
典书籍中描写的那些语言,并把那语言说出来,然后放肆着响动,感觉里这不是在床上,不是在楼房
里。是一颗原子弹将他们送上了高空,在云层之上粉碎;是在华山日出之巅,望着了峡谷的茫茫云海中
出现的佛光而纵身跳下去了,跳下去了。所有曾在录像带中看到的外国人的动作,所有曾在《素女经》
中读过的古代人的动作,甚至学着那些狼虫虎豹、猪狗牛羊的动作,都试过了,做过了,还别出花样地
制造着新的形式,两人几乎同时达到了高潮,在剧烈的呼叫中,阿灿说:“你射吧,你射在里边吧,庄
之蝶要孩子,庄之蝶要你的孩子!”如黄河之水倾泻,如万戽泉水涌冒。他们死一般地摆在那里是沙滩
上的两条鱼了。这么静静地躺着,如躺过数百年,让日落时的晚霞从窗外照进来,慢慢滑落过一道玉梁
又一道玉梁,后来两人相视一笑。阿灿说:“你说这孩子该是怎样个孩子呢?”庄之蝶说:“一定漂亮
如你。”阿灿说:“我要他像你!”两人就又抱在一起狂热了。为了感谢她的一片衷心情谊,他又一次
去吸吻着她嘴她的舌,亲吻她的脸、她的颈,亲吻吸吮她那雪球似的大乳房,亲吻吸吮她的奶头咀,亲
吻舔吮她的乳房沟。 他又一次俯下身去亲吻舔吮她的小腹,亲吻舔吮她的雪白大腿,亲吻舔吮她的大
腿内侧,亲吻舔吮她的大腿顶沟,亲吻舔吮她的丝绸一样细软阴毛。他又一次低下头去亲吻舔吮她白嫩
鲜艳的肥美高凸的阴户,亲吻舔吮她的大阴唇,亲吻舔吮她的小阴唇,亲吻舔吮她的阴道口,亲吻舔吮
她的敏感阴蒂。妇人又抓住了他的粗硬阴茎吻着、吃着,而庄之蝶又一次俯下去将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
去吮了又吮、舔了又舔。阿灿这个时候又一次兴奋得舒服得忍不住扭动着,她的身子剧烈颤动着,一股
爱液溢出来。啊!好香呀。她又一次感到她的阴唇上非常舒服、非常美妙,她又一次觉得她的整个身体
好象飘飘然了。他这时侯的阴茎又一次勃起来了,他爬起来又一次将粗硬的阴茎尽根插入阿灿狭小的阴
道里,阿灿又一次抱紧了他,她的双腿又一次缠着庄之蝶的身体交勾着。 庄之蝶又一次把胸部贴在她
温软的两座乳房上,底下的大阴茎也放心的向着她的阴道深处狂抽猛插。大约又一次抽送了几十个来
回,阿灿舒服得爽快得.......啊........哦.......喔.......噢地呻叫了,阿灿热热的阴道又一次爽
快得舒服得夹着庄之蝶的龟头有节奏的收缩着,又一次一阵又一阵地酥麻着。他又一次紧紧搂着阿灿一
股热精射出了,阿灿双手搂了他紧紧抱紧了,突然脸上抽搐,而阿灿也又一次肉紧地把庄之蝶的身体搂
抱不放。两条粉腿更加舒服更加爽快地交叉地勾紧着庄之蝶的背脊。她又一次感到舒服极了、美妙极
了,她又一次觉得她的整个身体好象飘上蓝天了。这时候,他又将鼻子触到她那红嫩的湿湿的阴唇上闻
闻,还是很香呀;又将鼻子触到她那肥肥的圆圆的大腿上闻闻,好香呀;又将鼻子触到她那湿湿的滑滑
的阴道口里闻闻,好香好香呀!(作者删去二百一十一字)
他又将鼻子触到她那稀疏的细软的蜷曲阴毛上闻闻,好香好香呀;他将鼻子触到她那肥肥的滑滑的阴
户上闻闻,好香好香呀;他将鼻子触到她那红嫩的湿湿的阴唇上闻闻,好香好香呀;他将鼻子触到她那
肥肥的圆圆的大腿上闻闻,好香好香呀;他将鼻子触到她那湿湿的滑滑的阴道口里闻闻,好香好香呀。
这时阿灿只是静静地躺着。他又俯下身去亲吻舔吮她的小腹,亲吻舔吮她的雪白大腿,亲吻舔吮她的大
腿内侧,亲吻舔吮她的大腿顶沟,亲吻舔吮她的丝绸一样细软阴毛。然后庄之蝶让阿灿的粉腿举起来,
然后用手肘子支住,跟着就用双手拨开她紧紧合住的细嫩阴唇,摸弄着阿灿的阴道口那个鲜嫩的细小肉
洞,庄之蝶高兴地俯下去吻了吻、舔了舔一下。阿灿一下子兴奋得忍不住动了几下。庄之蝶撑着她的大
腿,继续用舌头去舐弄她的阴蒂和阴道口。阿灿的身子兴奋地剧烈颤动着,她那花阜花蕊里的花蜜液溢
出来了,啊!好香呀!他一下子就用嘴和舌舔着吸着吃了咽了。他爬起来后,她问他:“我的下面香
吗?” 庄之蝶笑着说:“香!好象一碗香膨膨的佳肴”。阿灿用手捏掉了他嘴唇上的一根阴毛。他也
问她:“我的阴茎好吃吗“?阿灿笑着说:“好吃,好象一根美味的火腿肠”。她又在自己的唇上涂上
口红,吻他的一个阴茎部位;再涂一次口红,吻他一个阴茎部位。过了一会儿后,庄之蝶的胸部、腹
部、大腿、大腿根部、阴茎和睾丸等处已是满身红圈,好似挂了一身的勋章和太阳.......。当他们就
要分手的时候,已经是夜幕沉沉。阿灿说:“庄之蝶最后一次感谢你!”庄之蝶说:“最后一次?”阿
灿说:“最后一次。我再不来找你,你也不要想我以后怎么生活,你答应我,彻底忘掉我!我不能让人
知道你认识我,我要保你的清白!”庄之蝶说:“这不可能,我去找你,你就是处境什么样儿,我不管
的,我是要找你的!”阿灿笑笑,说:“你瞧瞧那窗外,天那么黑的了。”庄之蝶扭头看去,窗外确漆
黑如墨,遥远的地方。

小说《废都》(海外版)7:
  当庄之蝶的手指触及阿灿那肥厚高凸的肉桃儿的时候,阿灿非常兴奋不由得缩了一下,两条粉腿
紧紧地夹住。庄之蝶把阿灿抱到床上去,闻到了她的下面有一股热腾腾的香气,就觉得自己是在去雾里
一般陶醉了,他将鼻子触到她那稀疏的细软的阴毛上闻闻,好香好香呀;他将鼻子触到她那肥肥的滑滑
的阴户上闻闻,好香好香呀;他将鼻子触到她那红嫩的湿湿的阴唇上闻闻,好香好香呀;他将鼻子触到
她那肥肥的圆圆的大腿上闻闻,好香好香呀;他将鼻子触到她那湿湿的滑滑的阴道口里闻闻,好香好香
呀。这时阿灿只是静静地躺着。他又俯下身去亲吻舔吮她的小腹,亲吻舔吮她的雪白大腿,亲吻舔吮她
的大腿内侧,亲吻舔吮她的大腿顶沟,亲吻舔吮她的丝绸一样细软阴毛。然后庄之蝶让阿灿的粉腿举起
来,再把她69式地倒了过来,他让妇人抓住他的粗硬阴茎吻着、吃着,而他跟着就用双手拨开她紧紧合
住的白嫩阴唇,摸弄着阿灿的阴道口那个鲜嫩的细小肉洞,庄之蝶高兴地俯下去吻了吻、舔了舔一下。
阿灿一下子兴奋得忍不住动了几下。庄之蝶撑着她的大腿,继续用舌头去舐弄她的阴蒂和阴道口。阿灿
浑身抖动着,庄之蝶抬起头来,改用手指拨弄她的阴蒂和阴道口。阿灿的身子兴奋地剧烈颤动着,她那
花阜花蕊里的花蜜液溢出来了,啊!好香呀!他将粗硬的阴茎凑过去,她伸出手儿扶着庄之蝶的阴茎对
准了她自己滋润的阴道口。庄之蝶让龟头轻轻抵在阿灿的肉缝,然后缓缓地一点一点顶进去。就整个龟
头都没入阿灿那个肉饱子似的阴户里。庄之蝶高兴地把粗硬的阴茎尽根插入阿灿狭小的阴道里,阿灿肉
紧地抱双腿缠着庄之蝶的身体。一会儿又俯下去吻她的小嘴。阿灿始终怕羞的捂住自己的眼睛,但是底
下的阴户却是任庄之蝶的阴茎恣意抽送。酥胸上一对白嫩的大奶子也任庄之蝶摸玩捏弄。他胸部贴在她
温软的两座乳房上,底下的大阴茎也放心的向着她的阴道深处狂抽猛插。用力抽送了几十个来回,阿灿
舒服得爽快得爽叫了。阿灿紧窄的阴道更使得庄之蝶的龟头一阵酥痒。庄之蝶也舒服得大叫一声,终于
紧紧搂着阿灿,把一股精液急剧地喷射在她的肉体里了。而阿灿也肉紧地把庄之蝶的身体搂抱不放。两
条粉腿更是交叉地勾紧着庄之蝶的背脊。由于他们狂热做爱的原因,这时满屋子里都散发着她的迷人的
香气。庄之蝶拥抱着这位温顺漂亮的美人儿,心里油然满足,这时阿灿眼睛默默地望着庄之蝶。庄之蝶
笑问:"阿灿,刚才舒服吗?",阿灿笑着说:“非常舒服”。庄之蝶一听高兴极了,这时他又将鼻子触
到她那稀疏的细软的阴毛上闻闻,好香好香呀;又将鼻子触到她那肥肥的滑滑的阴户上闻闻,好香好香
呀;他又将鼻子触到她那红嫩的湿湿的阴唇上闻闻,好香好香呀;又将鼻子触到她那肥肥的圆圆的大腿
上闻闻,好香好香呀;他又将鼻子触到她那湿湿的滑滑的阴道口里闻闻,好香好香呀!这会儿他的情趣
更高了,他还要再次为这位芳香美艳的漂亮妇人写情诗,于是又取来了笔,在她那白嫩肥凸的阴户上写
着:“芳香苞”,在白嫩圆润的两个大腿内侧面上写着: “玉体美艳惹嫦娥,玉户生香若美醇;户开
鲜艳若桃花,户闭丰隆若白金。” 他们看了一下后两个人又会意地大笑了。她笑着说:“之碟,你对
我真好,你对我真有一番情趣。”他说:“这是我非常爱你的具体表现呀!”她听了后立即去紧紧拥着
他亲吻,于是两个人又热情地互相吸吻、舔吮着,抚摩着了。(作者删去九百九十五字)
  在很长很长的时间里,两人都燃烧起了人的另一种激情,他们忘却了一切痛苦和烦恼,体验着所有
古典书籍中描写的那些语言,并把那语言说出来,然后放肆着响动,感觉里这不是在床上,不是在楼房
里。是一颗原子弹将他们送上了高空,在云层之上粉碎;是在华山日出之巅,望着了峡谷的茫茫云海中
出现的佛光而纵身跳下去了,跳下去了。所有曾在录像带中看到的外国人的动作,所有曾在《素女经》
中读过的古代人的动作,甚至学着那些狼虫虎豹、猪狗牛羊的动作,都试过了,做过了,还别出花样地
制造着新的形式,两人几乎同时达到了高潮,在剧烈的呼叫中,阿灿说:“你射吧,你射在里边吧,庄
之蝶要孩子,庄之蝶要你的孩子!”如黄河之水倾泻,如万戽泉水涌冒。他们死一般地摆在那里是沙滩
上的两条鱼了。这么静静地躺着,如躺过数百年,让日落时的晚霞从窗外照进来,慢慢滑落过一道玉梁
又一道玉梁,后来两人相视一笑。阿灿说:“你说这孩子该是怎样个孩子呢?”庄之蝶说:“一定漂亮
如你。”阿灿说:“我要他像你!”两人就又抱在一起狂热了。为了感谢她的一片衷心情谊,他又一次
去吸吻着她嘴她的舌,亲吻她的脸、她的颈,亲吻吸吮她那雪球似的大乳房,亲吻吸吮她的奶头咀,亲
吻舔吮她的乳房沟。 他又一次俯下身去亲吻舔吮她的小腹,亲吻舔吮她的雪白大腿,亲吻舔吮她的大
腿内侧,亲吻舔吮她的大腿顶沟,亲吻舔吮她的丝绸一样细软阴毛。他又一次低下头去亲吻舔吮她白嫩
鲜艳的肥美高凸的阴户,亲吻舔吮她的大阴唇,亲吻舔吮她的小阴唇,亲吻舔吮她的阴道口,亲吻舔吮
她的敏感阴蒂。妇人又抓住了他的粗硬阴茎吻着、吃着,而庄之蝶又一次俯下去将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
去吮了又吮、舔了又舔。阿灿这个时候又一次兴奋得舒服得忍不住扭动着,她的身子剧烈颤动着,一股
爱液溢出来。啊!好香呀。她又一次感到她的阴唇上非常舒服、非常美妙,她又一次觉得她的整个身体
好象飘飘然了。他这时侯的阴茎又一次勃起来了,他爬起来又一次将粗硬的阴茎尽根插入阿灿狭小的阴
道里,阿灿又一次抱紧了他,她的双腿又一次缠着庄之蝶的身体交勾着。 庄之蝶又一次把胸部贴在她
温软的两座乳房上,底下的大阴茎也放心的向着她的阴道深处狂抽猛插。大约又一次抽送了几十个来
回,阿灿舒服得爽快得.......啊........哦.......喔.......噢地呻叫了,阿灿热热的阴道又一次爽
快得舒服得夹着庄之蝶的龟头有节奏的收缩着,又一次一阵又一阵地酥麻着。他又一次紧紧搂着阿灿一
股热精射出了,阿灿双手搂了他紧紧抱紧了,突然脸上抽搐,而阿灿也又一次肉紧地把庄之蝶的身体搂
抱不放。两条粉腿更加舒服更加爽快地交叉地勾紧着庄之蝶的背脊。她又一次感到舒服极了、美妙极
了,她又一次觉得她的整个身体好象飘上蓝天了。这时候,他又将鼻子触到她那红嫩的湿湿的阴唇上闻
闻,还是很香呀;又将鼻子触到她那肥肥的圆圆的大腿上闻闻,好香呀;又将鼻子触到她那湿湿的滑滑
的阴道口里闻闻,好香好香呀!(作者删去二百一十一字)
  他又将鼻子触到她那稀疏的细软的蜷曲阴毛上闻闻,好香好香呀;他将鼻子触到她那肥肥的滑滑的
阴户上闻闻,好香好香呀;他将鼻子触到她那红嫩的湿湿的阴唇上闻闻,好香好香呀;他将鼻子触到她
那肥肥的圆圆的大腿上闻闻,好香好香呀;他将鼻子触到她那湿湿的滑滑的阴道口里闻闻,好香好香
呀。这时阿灿只是静静地躺着。他又俯下身去亲吻舔吮她的小腹,亲吻舔吮她的雪白大腿,亲吻舔吮她
的大腿内侧,亲吻舔吮她的大腿顶沟,亲吻舔吮她的丝绸一样细软阴毛。然后庄之蝶让阿灿的粉腿举起
来,然后用手肘子支住,跟着就用双手拨开她紧紧合住的细嫩阴唇,摸弄着阿灿的阴道口那个鲜嫩的细
小肉洞,庄之蝶高兴地俯下去吻了吻、舔了舔一下。阿灿一下子兴奋得忍不住动了几下。庄之蝶撑着她
的大腿,继续用舌头去舐弄她的阴蒂和阴道口。阿灿的身子兴奋地剧烈颤动着,她那花阜花蕊里的花蜜
液溢出来了,啊!好香呀!他一下子就用嘴和舌舔着吸着吃了咽了。他爬起来后,她问他:“我的下面
香吗?” 庄之蝶笑着说:“香!好象一碗香膨膨的佳肴”。阿灿用手捏掉了他嘴唇上的一根阴毛。他
也问她:“我的阴茎好吃吗“?阿灿笑着说:“好吃,好象一根美味的火腿肠”。她又在自己的唇上涂
上口红,吻他的一个阴茎部位;再涂一次口红,吻他一个阴茎部位。过了一会儿后,庄之蝶的胸部、
腹部、大腿、大腿根部、阴茎和睾丸等处已是满身红圈,好似挂了一身的勋章和太阳.......。当他们
就要分手的时候,已经是夜幕沉沉。阿灿说:“庄之蝶最后一次感谢你!”庄之蝶说:“最后一次?”
阿灿说:“最后一次。我再不来找你,你也不要想我以后怎么生活,你答应我,彻底忘掉我!我不能让
人知道你认识我,我要保你的清白!”庄之蝶说:“这不可能,我去找你,你就是处境什么样儿,我不
管的,我是要找你的!”阿灿笑笑,说:“你瞧瞧那窗外,天那么黑的了。”庄之蝶扭头看去,窗外确
漆黑如墨,遥远的地方,一颗星星在闪动着。

小说《废都》(海外版)8:
  唐宛儿舒服得爽快得一声惊叫,头就在那里摇着,双手痉挛一般抓着床单,床单便抓成一团。柳月
也感觉自己喝醉了酒,身子软倒下来,把门撞开了。这边一响动,那边霎时间都惊住了。待看清是柳
月,庄之蝶忙抓了单子盖了唐宛儿,也盖了自己,只是说:“你怎么进来的?你怎么就进来了?!”柳
月翻起来就往出跑。庄之蝶叫着“柳月,柳月”,就急得寻裤子,偏是寻不着,口里说:“这下坏了,
她是要给月清说的。”唐宛儿却把他拿着的一件衫子夺下,说:“她哪里就能说了?!”竟把赤裸裸的
庄之蝶往出推,一边推,一边努嘴儿。庄之蝶就撵出来,见柳月已靠在她房间的床背上,呼哧呼哧喘
气。庄之蝶说:“柳月,你要说出去吗?”柳月说:“我不说的。”庄之蝶一下子抱住她,使劲地去剥
她的衣服。柳月先是不让,但剥下衫子了,就不动弹了,任着把裤子褪开,庄之蝶看见她那裤衩里也是
湿漉漉了一片,说:“我只说柳月不懂的,柳月却也是熟透了的柿蛋!”两人就压在床沿上。庄之蝶伸
出手来,把柳月的背心脱去,露出两个粉嫩的乳房,庄之蝶先用嘴唇在她两颗艳红的乳尖上吸了吸,柳
月怕痒地用手推开庄之蝶的头。庄之蝶又把她的裤头褪下去。柳月显得很合作,特地抬起臀部让庄之蝶
顺利地把她的裤头脱下。庄之蝶把柳月全身一丝不挂的肉体放在床上。柳月羞红了脸蛋,手捂住她的羞
处,他去掉了她的手。庄之蝶的手立即伸到她那湿淋淋的阴户上、阴唇上、阴道囗轻轻地抚摩着、挖弄
着。庄之蝶那粗硬的大阳具准备插入了,他开始慢慢地将粗硬的阴茎塞入柳月温软湿滑的阴道里。一阵
子说不出的快感传过来,庄之蝶觉得阳具又硬了一点,他开始慢慢抽送了。 这时柳月已兴奋地把庄之
蝶紧紧搂住,胸前那两团软肉温软地贴紧着庄之蝶的胸肌。柳月像水蛇似的不停蠕动她的细腰,庄之蝶
也配合地捧着柳月的臀部向庄之蝶的怀里挤压。后来柳月激动得叫出声来,香汗淋漓的娇躯狂烈地在庄
之蝶怀里颠簸。庄之蝶感觉到她的阴户像小孩嘴巴吸奶一样地吮吸着他的阴茎,舒服极了,爽快极了。
这时庄之蝶本来已经箭在弦上,此刻便肆无忌惮地把一股精液急剧地射进柳月肉体里面了,柳月也静下
来,紧紧地搂住庄之蝶,享受那一刻庄之蝶的阴茎在她子宫口喷射精液时最高峰之乐趣。庄之蝶那条粗
硬的大阳具深深地在柳月紧窄的阴道深处一跳一跳地跳动了十来次才安静下来。柳月的阴道也一松一紧
地吮吸着庄之蝶的龟头,庄之蝶们终于一齐到达了性交的快活颠峰,柳月非常激动地把庄之蝶紧紧搂住
不放。口口口口口口(作者删去三十一字)庄之蝶说:“柳月,你怎地不见红,你不是处女,和哪个有
过了?”柳月说:“我没有,我没有。”她的身子已舒服得爽快得无法控制,扭动如蛇。唐宛儿始终在
门口看着,见两人终于分开,过去抱了柳月说:“柳月,咱们现在是亲亲的姊妹了。”柳月说:“我哪
能敢给你作亲姊妹,今日我若不撞着,谁会理我的,他理了我,也不是要封了我的口!”倒觉得后悔万
分,以前庄之蝶对她好感过,她还那么故意清高,寻思着要真正赢得他的,没想如今却这般成了他们的
牺牲品,就眼泪流下来。庄之蝶说:“柳月是稀人才,我哪里没爱着,又哪日不是在护了你?可你平日
好厉害的,我真怕你是你大姐叮咛了要监视我的。
  庄之蝶却并未听从唐宛儿的话,与柳月有了第一次,也便有了二次三次了。 庄之蝶在书房看了一
个小时的书后,他心里很不安,总是想着想把柳月那白嫩无毛的“宝贝”看个明白。于是他去了柳月的
房间里,发现柳月已睡着了,就悄悄地把柳月裙子腿下来,才知道与她干以后她还没有穿裤头呢,正好
观赏,特意细细察看:柳月的阴户非常漂亮,光滑无毛的白白嫩嫩的丰隆肥美的,特别是阴唇口象一个
红红润润的细缝。整个白嫩阴户的外形活象一个刚刚出笼的热乎乎的雪白馒头,又象一个含苞欲放的莲
花,非常好看。这尤物不是白虎星,而真是白金星,形状丰隆鲜美,漂亮极了,正如古诗描写的美丽靓
妹的下体那样:“开之艳若桃花,闭之白壁无暇”,也就不顾了带灾惹祸的事情。这时她醒了微笑着看
他,抱住了她热情地亲吻着、抚摩着,很快两个人衣服全脱了,互相拥着热烈吻吮着、互相摸弄着了。
过了一会儿后,他把她的身体移过来,让她两条粉腿跨在他的头部。再用嘴去亲吻、吸舔柳月那个阴毛
稀少肥美白嫩的可爱阴户,他又用舌头去吸舔、搅弄她的阴唇、阴蒂和阴道口,她全身随着他的舌尖的
活动而颤动着。后来她兴奋舒麻得叫道:“我....我受不住了...,你....你快....上来,把那东西给
柳月插到下面呀!.......” 他把粗硬的大阳具向着她的阴道口插进去了。她也肉紧地将他的身体搂
住。 他把硬梆梆的阴茎在柳月滋润的阴道里左冲右突,她口里销魂袭骨的叫了,他的阴茎不停地在她
紧窄的阴户中进进出出,她体内的阴水也一阵又一阵地涌出来。他暂停抽送,仍将粗硬的大阳具留在她
的阴户里,然后抱起她侧身躺在床上。她那嫩白的乳房贴着他的胸口,小腿缠着他的腰际。他把手伸到
她被他的大阴茎充塞住的阴道口说道:“柳月,你这里光秃秃不长毛,真漂亮、真可爱!”,柳月只笑
不答。玩了一会儿,他们变换了性交的姿势。庄之蝶让柳月躺到床沿,然后捉住她两只白净的玲珑小脚
高高举起,再将粗硬的大阳具向她的阴部凑过去。柳月慌忙伸手过来扶着庄之蝶的阴茎,将龟头抵在她
的阴道口。他稍加用力,硬梆梆的阴茎已经整条没入柳月的肉体中了。他继续让阴茎在柳月肥美可爱的
阴户里一进一出地活动着,柳月的阴道也一松一紧地吮吸着他的阴茎。过了一阵子,柳月的阴道里又分
泌出许多淫水来,使得他们的交合更加润滑畅顺。柳月舒服得叫着,不停地将她的粉白屁股向上拥动
着,她将他的身子紧紧抱住深深地吸吸吮着爽快地哦.....啊.....喔地叫着,底下的肥美阴户也收缩着
把他的阴茎箍得很舒服。他立即报予一阵急促地抽送。柳月的肥美阴户仍然有节奏地紧缩着,热热滑滑
的阴道里增加着他们交合的浓趣,她又一次到达高潮了,她的阴道里再度涌出大量的爱液,她感到舒服
极了、美妙极了,她觉得她的整个身体好象飘上蓝天了。

小说《废都》(海外版)9:
  他放下电话,觉得口寡,来厨房找什么吃,见案上一盘梅李,拿一颗吃了,让柳月也来吃。喊了
一声,柳月没应,过来卧室见柳月仰面在床上睡着了。柳月解开的褂子上,一只钉好的扣子线并没有
断,线头还连着针,乳罩下的一片肚皮细腻嫩白。庄之蝶笑了一下,却忍禁不住,轻轻解了乳罩,也把
那裙带解开,静静地欣赏一具玉体。他一边欣赏着白嫩玉体,一边想起了西方世界人体名画,这是一幅
活生生的艺术画,也是上帝的艺术杰作。西方世界人体名画里的美女都没有阴毛,那才是真正的美人,
那才是真正的艺术真迹。在我们的具体生活中,其实没有阴毛的肥美白嫩阴户才是好玩宝贵之物啦! 外
形白美漂亮好看先不用说了,用舌头舐弄吻舔时, 更加美妙更加诱人入胜, 更是靓丽漂亮女人中不可
多得的珍品呀!”, 民间有些坏男人吃不到葡萄就瞎说葡萄酸, 故意咒骂那些长着“没有阴毛的肥美
高凸白嫩的阴户”的美女是白虎星不吉利,这是一个极大陷害。其实那些长着“没有阴毛的肥美高凸白
嫩的阴户”的美女是白金星,命贵如白金,大吉大利,一帆风顺,万事吉祥如意。 特别是在西方国家
里那些长着“没有阴毛的肥美高凸白嫩的阴户”的美女更是命贵如白金,被男性们公认为靓丽漂亮女人
之珍品。而那些长着“浓黑阴毛、淤黑阴户、皱凹阴唇”的漂亮女人应称其“黑鬼女人”,命薄如白
纸,不吉不利,万事难成哩。世界上根本不会有较多的男人去爱那些“黑鬼”漂亮女人的。口口口口口
口(作者删去三十八字)欣赏了一会儿后,庄之蝶怕弄醒了她,便拿了梅李在她肥美白嫩阴户上边轻
摩,没想那个红嫩的肉缝儿竟张开来,半噙了梅李,样子十分好看。他又观赏了一会儿,觉得诗兴来
了,便拿了笔在她的阴户上写到:“芙蓉堂”,在她的两个白嫩圆润的大腿内侧面上写了:“男人无毛
断了根,女人无毛贵如金。无毛玉女艳桃花,冰肌玉骨若仙家。玉体芳香让人醉,玉户美如芙蓉
葩。” 庄之蝶无声地笑笑赶忙悄然退出,又去书房里写那答辩。写着写着,不觉把这事就忘了。 柳月
在刚才敲门时就迷迷糊糊醒了,后听见庄之蝶去开门,也就又闭了眼睡,这阵听着让她去抬什么东西,
翻身往出跑,已经到门口了,才发觉衣服未扣,乳罩和裙子也掉下来,同时下边憋得胀胀地痛,低头一
看,噢地就叫起来。庄之蝶猛地才记起刚才的事,忙关了门走过来,柳月偏也不取了梅李,说:“老师
就是坏!”庄之蝶佯装不知,说:“老师怎么啦?”接着说:“哟,柳月,你那儿怎么啦,是咸泡梅李
罐头吗?”柳月说:“就是的,糖水泡梅李,你吃不?”庄之蝶竟过去,把她压住,要取了梅李,梅李
却陷了进去。掰开取了出来,就要放进口去咬,柳月说:“不干净的。”庄之蝶说:“柳月身上没有不
干净的地方。”兀自咬了一口,柳月就把那一半夺过也吃了,两人嘻嘻地笑。柳月却说:“你在戏弄我
哩,做这恶作剧,是唐宛儿你敢吗?”庄之蝶说:“我让你吃梅李,你睡着了,样子很可爱,就逗你乐
乐。”柳月说:“你哪里还爱我?我在你心里还不是个保姆!我和她吵嘴,她给我凶,你回来不说她,
倒扇我一个巴掌,我爹我娘也没扇过我的!”庄之蝶赶忙说:“我不打你一下,她能下台吗?也是你做
了那些事不好,我回来了你又张狂起来。

小说《废都》(海外版)9:
  回到卧室时已经一点了。他又象前面一样,疯狂地亲吻吸吻柳月的嘴和舌、柳月的脸、颈、乳房、
肚蒂、小腹及大腿,然后他要求柳月和他进行69式做爱,他这时的阴茎是软的,要求柳月亲吻、吸吻他
的阴茎和睾丸等,柳月照着做着,而他又开始疯狂地亲吻吸吻柳月的大腿根部、阴户、大阴唇、小阴唇
和阴蒂,又把他的舌头伸进柳月的阴唇内去乱捣,尽情地撩拨柳月爱抚柳月,又一次把柳月带到了极度
愉快和兴奋之中!......。过了一会儿工夫他的阴茎在柳月的口和舌的亲吻吸吻下又非常硬朗了,他起
身转过来,又一次举起他那粗大雄壮的阳具对准柳月的菏花蕊,借着滑腻的爱液,缓缓地插了进来,同
时他的舌头伸进柳月的口腔里乱捣,一会儿吸食柳月的舌头,一会儿吸食柳月的口液,同时他的阳具又
缓缓地开始抽送,柳月的臀部又一次积极的向上迎合着,他速度欲来欲快。这时柳月的全身上下又一次
舒服极了美妙极了爽快极了,整个感觉就象飘飘欲仙一般,又象在天空中腾云架雾一般,还象在大海舒
服畅游一般!......。他对柳月说:“你的全身长得洁白细腻饱满性感非常美丽漂亮楚楚动人,活象一
尊艺术品。白嫩肥厚而高凸阴户更加美丽漂亮诱人,你的美丽侗体与西欧世界名画里美女相比,没有什
么差别了”。他又说道:“社会上有些人旧脑筋,不识宝贝了。 其实没有阴毛的肥美白嫩阴户才是好
玩宝贵之物啦! 外形白美漂亮好看先不用说了,用舌头舐弄吻舔时, 更加美妙更加诱人入胜,更是靓
丽漂亮女人中不可多得的珍品呀!”。 民间有些坏男人吃不到葡萄就瞎说葡萄酸, 故意咒骂那些长着
“没有阴毛的肥美高凸白嫩的阴户”的美女是白虎星不吉利,这是一个极大陷害。其实那些长着“没有
阴毛的肥美高凸白嫩的阴户”的美女是白金星,命贵如白金,大吉大利,一帆风顺,万事吉祥如意。
特别是在西方国家里那些长着“没有阴毛的肥美高凸白嫩的阴户”的美女更是命贵如白金,被男性们公
认为靓丽漂亮女人之珍品。(作者删去二百字)
  他的眼前一亮,原来柳月赤身裸体的时候是那样动人。她不但生就一张讨人欢喜的甜甜的面孔,而
且拥有一副匀称的身材。那酥胸上羊脂白玉般的乳房,玉腿及藕臂上白晰细嫩的皮肉。无一不在对他产
生着强烈的吸引力。他眼定定地看着柳月小腹下的“那里”。那里一根阴毛也没有,白雪雪光脱脱,肥
肥厚厚的,好象一个刚出笼的热白馒头,中间有一道粉红target="_blank">class="innerlink">色的嫩嫩的肉缝,非常好看。虽然是已成年的
阴户,却宛如小女孩似的肥美漂亮呀。难怪道外国男人最崇拜最喜爱白嫩无毛的肥美阴户,原来才是这
般的肥美漂亮呀。所以在西方国家里这种白嫩无毛的肥美阴户可以说是很值价很宝贵的了。
他正全神贯注於她那光洁无毛的阴户,接着就用双手拨开她那白里带红红里含水的高凸细嫩肥美阴唇,
她的阴道口的鲜嫩的细小肉洞,整个阴户的外型非常漂亮非常美观,活象一个含苞欲放的荷花,真个
是:“闭之丰隆肥美,开之颜若鲜花”。
他一边观赏着,一边忍不住俯下嘴去亲吻、去吸舔,一会儿舔吸大阴唇又一会儿舔吸小阴唇和阴道口,
还将他的舌头伸进她的阴道口内乱捣。她一下子兴奋得忍不住动了几下。他压实着她的大腿,继续用舌
头去舐弄她的阴蒂和阴道口。她浑身抖动着,白嫩肥美的花阜一次又一次地撞到了他的鼻子。他抬起头
来,改用手指拨弄她的阴蒂和阴道口。她的身子剧烈颤动着,一股爱液溢出来了,他立即用嘴去把她那
美丽花蕊里流出来的热乎乎的鲜花蜜汁吸食着咽下肚子了,......。
他双手抚摸着她滑美的乳房和光脱脱的肥美阴户。她也握住他粗硬的大阳具轻轻套弄。他忍受不住熊熊
的欲火,迎面搂住她一丝不挂的肉体,就想把铁一般坚硬的肉棍儿顶进去。他又看看她小腹下那个光滑
的阴阜更加迷人,两瓣雪白细嫩的肉唇凸突地隆起着,紧紧包裹着粉红的小阴唇。
他再也忍不住冲动,心急地想把粗硬的大阳具插入她那迷人的肉洞,但却不得其门而入。她嫣然一笑,
慢慢地分开双腿并高高地举起来。他见到她的阴唇微张,夹着嫣红的阴蒂。宛若玉蚌含珠般的美妙漂
亮。
她媚笑地吩咐他捉住她的脚儿,把她的双腿扶着,玉指纤纤像夹香烟似的把他的阳具导向她的肉缝,使
他的龟头触到她的阴道口。他缓缓地把龟头向她湿润的肉洞里挤入。进去一个龟头之後,她把捏着他肉
棍儿的手放开,让他把粗硬的大阳具整条送入她紧窄的阴道里。
他终於进入了她的肉体,他俯下去,使他的胸部贴在她温香绵软的双乳,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她也像久
旱逢甘一般把他搂抱。他感激地望望她。疯狂抽送了上十下后,就射精了,粗硬的大阳具也突然软小
了,他惭愧地把肉虫从她的阴道里退出来,很尴尬一时不知如何应付才好。
休息了一会儿后他的东西又粗硬了,重新躺到床上,把嫩白的大腿高高举起。他赶快进前一步,把粗硬
的大阳具往她光洁无毛的肉洞挤进去。把肉棒朝湿润的小肉洞深入浅出不停抽送。他望望她,她也秋波
脉脉地望着他媚笑。他望了望她小腹下被他的阳具插入的地方,见到她那光洁无毛的阴户被他的阳具顶
得凹进去,像蚌一样紧紧地夹住了他的肉棍儿。他尝试把阳具向外拔到留下一个龟头在里面,又见他的
肉棍儿把她那肉洞里嫣红的嫩肉也带了一些出来。他重复着这一动作,她的肉洞渐渐分泌出许多阴水。
使他的抽送逐渐流畅。他开始加速地频频地抽送。她很快就进入欲仙欲死的状态。她脸红耳热。小嘴里
哼叫着“啊……哦……噢……喔……”的浪语。她已经好兴奋、舒服极了、爽快极了,她这时舒服地爽
快地美妙地享受做爱的快感乐趣!
庄之蝶看过了,不免倒想起了以前自己曾养过的那盆异花,顺口说句:“花好是好,却没有什么名贵之
物。”不免想起了以前有人说过的“花只要开得好看就行,在人理解。花朵是什么,花朵就是草木的生
殖器。人的生殖器是长在最暗处,所以才有偷偷摸摸的事发生。而草木却要顶在头上,草木活着目的就
是追求性交,它们全部精力长起来就是要求显示自己的生殖器,然后赢得蜜蜂来采,而别的草木为了求
得这美丽的爱情,也只有把自己的生殖器养得更美丽更漂亮,再吸引蜜蜂带了一身蕊粉来的”。他想了
一會儿后,庄之蝶又把柳月抱到床上,他在柳月全身到处亲吻。他吻柳月的脸、柳月的乳房、柳月的大
腿、柳月的屁股、柳月的阴户,总之柳月的肉体没有一处不被他舔吻到。他让她把他的粗硬阴茎吻着、
舔吮着、吃着,而他又赞不绝口地赞美摸弄柳月那光滑无毛的肥美高凸的白嫩阴户玩。他的舌头钻到柳
月的阴户肉缝里,真有一阵说不出的舒痒滋味........。过了一会儿后,他又再次重点进攻柳月的阴
户,他舔柳月的阴道口的敏感小肉粒。把舌头伸入阴道里搅动,甚至他甜蜜地舔吮阴唇上的荷花
蕊......。 柳月情不自禁地要求他再次和柳月交媾。这一次,柳月们翻来覆去玩得淋漓尽至。最後,
他又一次把大量的精液射入柳月肉体的花心里,真是把柳月舒服死了,美妙死了.......(作者删去二
百字)柳月爽快得叫了一声。

小说《废都》(海外版)10:
他又在柳月全身到处亲吻。他吻柳月的脸、柳月的乳房、柳月的大腿、柳月的屁股、柳月的阴户,总之
柳月的肉体没有一处不被他舔吻到。他赞不绝口地赞美摸弄柳月那光滑无毛的肥美高凸的白嫩阴户玩。
他的舌头钻到柳月的阴户肉缝里,真有一阵说不出的舒痒滋味........。过了一会儿后,他又再次重点
进攻柳月的阴户,他舔柳月的阴道口的敏感小肉粒。把舌头伸入阴道里搅动,甚至他甜蜜地舔吮阴唇上
的荷花蕊......。 柳月情不自禁地要求他再次和她交媾。这一次,柳月们翻来覆去玩得淋漓尽至。最
後,他又一次把大量的精液射入柳月肉体的花心里,真是把柳月舒服死了,美妙死了.........。这一
个晚上,庄之蝶带给柳月从来没有过的舒服刺激和美妙兴奋,(作者删去四百二十二字)。

小说《废都》(海外版):
他开始在抚摩和亲吻她的全身,用手,用口,用舌,她激动得无法遏制,他却还在揉搓她,撩乱她,一
边笑着,一边吻着,一边舔着,一边摸拈她阴唇上的那一点最敏感的东西,他终于在她的浪声颤语里看
见了她的阴唇口内处有一股泛着泡沫的“花蜜水”涌出了,他用嘴和舌舔吮着、抚弄着她那一丛细软的
蜷曲的短短的锦绣阴毛和肥美高凸的红红嫩嫩的阴唇,他伏在她的身上,他摸她的乳房时,她的阴道也
情不自禁地抽搐著,他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加紧搓捏她的乳房,还用嘴巴轮流吮吸著她两粒敏感的奶头。
这下子她的阴道就抽搐得更利害了。她不禁惊叹了,她丈夫每晚最多也祗不过一次,庄之蝶却这麼快就
回气了。庄之蝶又开始动了,因为她阴道里有许多他刚刚射入的精液,所以当他抽动时她的阴道里就发
出“噗嗤......噗嗤......噗嗤.....”的怪声怪响。听得她怪羞人的。她从他怀里站起来转了个身再
坐下来。让庄之蝶的阳具插进她的阴道里。这样的姿势,他插得她很深。她不禁用双手勾住他的脖子,
以调节进入的程度。这样一来也可以让她的乳房臆贴在他宽阔的胸部。庄之蝶也感觉到了,他很体贴地
把她的屁股捧著,使她更轻盈地在他怀里活动。她尝试扭腰摆臀地套弄他一會儿,就无力地坐在他怀
里。她说道:「这动作我从来也没有和我丈夫做过,和你还是第一次哩﹗」庄之蝶听了很高兴,他的回
应是无数的吻。他在她全身到处亲吻。他吻她的脸、她的乳房、她的大腿、她的屁股、她的阴户,他的
舌头钻到她的阴户肉缝里,她这时感到真有一阵说不出来的美妙的爽快与舒服滋味........。
过了一会儿后,他又再次重点进攻她的阴户,他又让她把他的粗硬阴茎吻着、舔吮着、吃着,而他也去
舔她的阴道口的敏感小肉粒。他把舌头伸入阴道里搅动,甚至他甜蜜地舔吮阴唇上的荷花蕊......。她
情不自禁地要求他再次和她交媾。这一次,她们翻来覆去玩得淋漓尽至。最後,他又一次把大量的精液
射入她肉体的花心里,真是把她舒服死了,美妙死了.....

首发KKKBO色情网 http://www.KKKBO.com

上一篇:理想的调教

下一篇:食美记